西部青年网
网站首页 | 国内资讯 | 西部资讯 | 青年时评 | 西部美食 | 旅游景点 | 娱乐明星 | 西部民俗 | 西部历史 | 人物资讯 | 溯思访谈 | 文化资讯
旅游资讯 | 校园资讯 | 西部名校 | 社团简介 | 商界精英 | 体坛健儿 | 创业政策 | 创业礼仪 | 文化学者 | 创业指南 | 创业项目 | 青春私语
征稿 会员招收 有为青年 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 2012 好青年 西部青年 新青年 西部计划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部人物 >> 溯思访谈 >> 内容

“诺言”方圆:中国文学再出发?

时间:2017-05-22 09:24:28 点击: 【

“诺言”方圆:中国文学再出发?

    ■本报记者 冯建龙每年10月,诺贝尔奖各个奖项的名单就会陆续公布,成为全世界人民在这一刻关注最多也是争论最多的话题。因此,每当进入金秋,网络上对“诺奖”的各种猜测便遍地开花,而今年更加特别和热闹,原因是中国作家莫言成为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大热门。也正因为如此,在拥有最庞大网民队伍的中国,随着这一“公知事件”的迅速发酵,你方唱罢我登台,似乎每个人都期待自己的看法被人认可,难免鱼龙混杂,甚至不乏居心叵测者……
    曾经被网友调侃为多事之秋的文坛如今真的迎来了“多事之秋”。
    中国人对诺贝尔文学奖纷争的转折点是11日晚7时莫言获奖消息的公布,一些此前表示不看好莫言,甚至趁机炒作自己的人选择集体噤声,不但回避网友的追问,还回避媒体的采访,电话关机,微博离线……一些此前表示“非言莫属”,甚至放出狂言,莫言获奖即给网友送iphone5的人更是既激动又尴尬。
    然而,无论你看好还是不看好,祝贺还是不祝贺,合作还是不合作,莫言是中国本土首位获得“诺奖”的作家已成不争的事实。对此,莫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无奈地表示:“看到了人心也看到了自己,不希望‘莫言热’”。
    可时至今日,以各种角度隆重报道之后,媒体渐渐削减了辟给莫言的版面。其实这是一个美丽的错误。我们期待的远远不止是一个“诺奖”的事,也不止是一宗新闻事件,而更应该引导“诺奖”给我们的未来带来怎样的思考和探索。
    因此,对于中国文学来说,更像是几代人的梦的“诺奖”,让莫言串联了诸如鲁迅、沈从文、老舍、林语堂等曾经与 “诺奖”失之交臂的多个焦点之后,与“诺奖”完成了整个“曲线”的完美融合,把梦实现——“诺言”归圆,打破了百年来中国人对诺贝尔文学奖的集体焦虑。然而,面对焦虑的释怀,读者是否会收敛崇洋媚外的习惯?作家诗人是否会息心静气,回归本土?出版界是否会多看几眼纯文学?中国文学乃至文化环境是否会因“诺言”的实现而面目一新……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多方求证得到了些许答案。

出版界:一个“诺奖”难改传统文学边缘化地位

    洛阳纸贵讲的是遥远的历史,但每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都会让它重演一次。诺贝尔文学奖不但会给获奖者带来无尚荣耀,过去的很多年也证明,更给出版商带来了激烈的利益争夺。何况这一次获奖的是中国作家。
    随着网络传言的发酵,消息公布之前的一周,一些嗅觉灵敏的出版机构纷纷为莫言的作品版权绞尽脑汁,北京各大书店也纷纷推出莫言作品专柜,一时间,出现了莫言似乎不得奖将对不住国人的局面。
    11日晚7时,莫言获奖的消息传来,国内出版界一片欢腾。成功争取到版权的出版社和出版人纷纷发布面市公告,没有争取到的则多保持了沉默和观望态度。12日,一早即传来了两个出版业股票涨停的消息……“诺奖”对中国经济的影响立竿见影?未必。
    记者了解到,仅就上海某一家出版社,就在第一时间同时为莫言的16部作品投入到了“加班加点”中,其中包括他的最新作品《蛙》,并开始预售。另外,有消息透露,莫言的6部新作也即将在近期陆续推出,国外出版机构也为其作品版权东奔西走……作为与文学传播发展密切相关的出版业,上海译文出版社编辑室主任黄昱宁和“99读书人”编辑彭仑都认为,虽然不能过分高估诺贝尔文学奖的作用,但在这个略显浮躁的时代,诺贝尔文学奖对传播世界文学的意义,还是一种重要存在。
    一度被边缘化的纯文学,似乎一夜之间又回到了传统文艺出版机构的怀抱。但相对那些长期走畅销路子的出版人来说,习惯甩卖噱头的他们则更多地表示“淡定”。
    北京读品联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编时敬国说:“近年来,在出版界,相对于网络文学、消费型文学的受到热捧,传统文学的市场价值和传统作家的身价一直在走低,这种情况让人非常感慨,但利益面前,现实非常残酷。莫言这次获奖,在一定程度上,会让传统文学因为得到‘世界承认’而在读者心目中的地位得到提高。而读者受此影响,也会重新评估自己对待传统文学的态度,从而改变阅读取向。”听上去不啻是件好事,即便如此,能改变读者阅读取向固然值得欣慰,但按照惯例,出版商对纯文学的热情往往是冲动型的,此次是本土“诺奖”的首次试市,能否扭转乾坤还得让时间说话。
    那么,到底是果有其事,还是听上去很美?记者随即联系了在业界以出版文艺作品著称的广西师大出版社资深编辑韩海彬,他表示,中国的出版界目前已经不是 “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时代了。靠一个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给出版界带来重大变局,这种可能性是不大的。但可以肯定地说,对于莫言先生而言,是巨大的成就,也是伟大的光荣。
    对此,上海文艺出版社副总编曹元勇也表示:“至少在一段时间里,会带动原创文学的市场吧,读者可能因此增加对原创文学的关注度。”
    时间依然是最终唯一的见证者。在日新月异的经济发展中,文学的出版早已脱离了只奔着内容努力的“纯真年代”,让出版商变得越来越理性的根本是利益。
    然而,也有不少消息显示,趁着“诺奖热”,那些没有争取到莫言作品版权的出版机构和出版人会拿那些缺席“诺奖”的大师的作品大做文章似乎是必然。时敬国说:“针对这一改变,市场嗅觉敏锐的出版人,绝对不会放过在这一背景下名利双收的传统文学出版。以莫言为参照,国内其他具有同等水平或相近水平的作家的作品,也会受到热捧。”好比一人升天,仙及鸡犬。但韩海彬则认为,诺贝尔文学奖从来不会授予那些迎合市场的文学书。出版社迎合市场做文学,早就是司空见惯的事,即便莫言获奖,迎合市场的文学书,还会一如既往地做下去。靠出版社来“培育”缺席“诺奖”大师的图书,恐怕是难以实现的。作家获奖,归根结底,决定图书品质的是作家本身。
    难道真的是看上去很美?虽然各位出版人各执一词,但也表明他们对市场的不确定性的把握和看法。不禁让人感叹,在纯文学被边缘、市场颓废的客观事实面前,“诺奖”也会“力不从心”。

   文坛:一个“诺奖”引得文学圈外热闹圈内蹊跷

    莫言问鼎“诺奖”,出版商的反应很容易让人幻想中国错过“诺奖”的大师要是都没有错过,那么他们还会这样不待见纯文学吗?我们的文学还会被斥式微吗?然而,幻想归幻想,事实是事实。可是他们即便没能如愿,那又何妨呢?
    与中国文坛以往的各个纪事一样,当事人没发话,外人“抢风头”也相应地发展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在莫言未被宣布获奖之前,文坛上最先活跃的不是商人,也不是官员,而恰恰是借机炒作的圈内人。著名评论家李少君甚至怒斥道:“莫言获奖,有些人很不高兴,或觉得自己比他写得好,或觉得自己道德比他高,其实,我觉得他们应该更高兴,连他们认为比自己都不行的莫言都获了奖,他们不是更有希望了吗?”
    对此,著名诗人、中国文联出版社编辑室主任洪烛则表现得较为宽容,他说:“对于前些天的各种传言,我觉得连‘坏话’都是好事,不见得就不是出于好心。中国人对作家要求严一点也不算坏事,严要求没准是更好的爱护。文学最怕的是别人根本不关心,那样的文学才更可怜,那样的国家才更可怕。当然,‘棒杀’与‘捧杀’一样可怕。中国作家不容易,可以批评,但也需要鼓励。”
    “祸起萧墙”折射出他们浮躁的心理。

    当然,那些借机炒作的往往是不入流反想成为“意见领袖”的人。真正默默无闻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依然不失文雅,对莫言表示支持和祝贺。同时也由莫言的获奖对中国文学的影响发表了自己的真知灼见。
    “诺奖”宣布后,著名作家苏童面对记者的提问第一时间表达了对莫言的肯定:“莫言可以说是当代文学创作的领军人物。莫言的书一直偏向农村题材,可能青年读者没有那么多,但是他的作品一直在专业读者中非常有口碑。”虽然苏童多有谦辞,却道出了读者对莫言作品不大熟悉的真实原因。
    当谈起莫言获奖对中国文学的意义时,著名评论家雷达表示,这次莫言获奖,不仅是首位获奖的中国本土作家,更是对莫言文学作品的独创性及创新精神的肯定,可谓实至名归。莫言的作品将现实和幻想、历史和社会角度结合在一起,他创作中的世界令人联想起福克纳和马尔克斯作品的融合,同时又在中国传统文学和口头文学中寻找到一个出发点。
    然而,“诺言”归圆能否成为出发点依然让人不确信。作为莫言小说《蛙》责编的叶开对此表示认同,他说:“莫言的成就可以反映新时期文学所取得的长足进步。同时,此次莫言获奖可以有效地释放某种 ‘被认同’的焦虑症。”
    其实,中国人对诺贝尔文学奖的 “焦虑症”一直是“只可远观”的,是集体的也是长久的。在莫言捅破“诺奖”这层窗户纸之前,它神秘,遥不可及,尽管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有过多位与“诺奖”失之交臂的作家。也许正因为多次失之交臂,“焦虑症”才有所滋生;也正因为文学往往与奖项“互为姻缘”,才多了“抢风头”的人。
    对此,李少君说:“关于诺贝尔文学奖,一些伟大的作家得过诺贝尔文学奖,还有一些更伟大的作家没有得过诺贝尔文学奖,如托尔斯泰和卡夫卡。所以,得还是不得,并不值得在脑子里大动干戈。文学首先是为自己而写,当然它可能会产生公共影响。”
    文学作品的公共影响表现为它的社会功能。好的文学作品能拯救人的灵魂,不好的也会将人引入歧途。瑞典文学院此次将文学奖颁给了中国作家莫言,是否就意味着中国文学乃至文化将会在世界上形成有效影响,黄昱宁认为,诺贝尔文学奖面对的还是世界文学中很小的一个点,虽然影响力大,但并不能涵盖所有的文学作品和文学本身,“它的视野还是有限的,只能了解世界文学的某个横断面。”黄昱宁说,但至少诺贝尔文学奖是在纯粹地关注文学本身,而不是在做无聊的起哄炒作。“它一年就举办这么一次,尤其是这次莫言得奖,中国的网站、微博、平媒都像疯了,大家都在为一个奖项而激动,不管懂不懂文学的人都在谈论。可想而知,这个奖对平时看似隐藏的文学有最直观的推动作用。”乍一看,文学仿佛一夜之间回到了20世纪80年代“全民造诗”的局面,但不可否认的是事实已发生了实质性的转变,真所谓圈外热闹圈内蹊跷。
    诗人洪烛比喻说:“中国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其意义并不亚于拥有第一艘航母。在未来的世界格局里,一个国家的软实力比硬实力更能赢得别国尊重,软实力过硬了,国力才真的过硬。中国千万不能有了经济却丢了文化。文化才是中国的脸。莫言获奖是否能‘激励一代人’不能简单预测,但肯定能使一代人对文化与文学更为重视。我希望即将在中国掀起的不仅仅是‘诺奖热’,而是更广泛的文化热与文学热。诗人更应该考虑中国诗歌距离人心有多远,距离公众有多远?诗人若为获奖而写诗,尤其是为想象中的外国人而做秀式写诗,比为皇帝而写诗的宫廷诗人又能高尚到哪里呢?”
    著名诗人欧阳江河也表示,一位广为人知、有实力、对文学有更大贡献的作家获奖,这是一个“正常的结果”。此前,无论对作家还是读者,对诺贝尔文学奖的关注、施压、不正常的炒作、谩骂、良好期待,在事实面前都会一次性地排解掉。鉴于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发规律,10年之内一般不会再花落中国,这也就意味着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文学不会再被“诺奖”“绑架”。这对汉语写作来说是一件好事,大家可以认真地来讨论作家和作品,关心文学本身,而非某个奖项,“不再过多讨论诺贝尔文学奖,它被冷落,这对文学是一种最大的解放”。
    然而,记者与李少君聊到中国诗人与“诺奖”的缘分时,李少君毫无保留地表示,中国新诗与诺贝尔文学奖没有差距,需要的只是时间、好的翻译和有效的传播渠道。他说:“中国诗人没能获奖也是翻译不够,我对诺贝尔文学奖没有什么期待,我更关心的是诗人们好好写,写出伟大的诗歌,我也一样,我希望写出自己想写的诗歌。”
    炙热的 “诺奖”终究会回归它的恒温状态,我们不应该只在乎桂冠一时的荣耀而忘却脚下的探索,也不能因为热闹,而失去对文学的客观认知。“诺言”方圆,抑或是中国当代文学的巅峰,抑或是起点,不得而知。关于这些,时间是唯一的裁判。
    聊着聊着,李少君告诉记者:“文学超越于一般的道德和政治,更不要说一个什么奖。在没有诺贝尔文学奖之前,文学早已存在,在诺贝尔奖终结之后,文学还会存在。”
    也许这才是真理。

叶匡政:百年一“诺”,汉语了不起

(叶匡政,著名诗人,学者,文化批评家)


    西部时报:莫言获奖对中国文学意味着什么?
    叶匡政:近年来罗马尼亚、匈牙利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其实并没改变他们国家文学的整体状况,莫言的获奖毫无疑问是对国内作家的一种激励,并且证明诺贝尔文学奖并没有那么遥远,也不再那么神秘了,它能让中国作家近距离感受到 “诺奖”的荣耀。中国当下的文学,无论是小说还是诗歌,它的概念和观点都是来自西方200多年前建立的相关学科,现代文学的主流区域一直是在欧美。莫言获得“诺奖”对中国的文学,或者文化,甚至是西方对中国文学的看法并不会产生特别大的影响,毕竟数量少,难以以偏概全。
    西部时报:瑞典文学院把“诺奖”颁给了莫言,是否表示对中国文学乃至文化的肯定和认可?
    叶匡政:莫言的小说虽然写的是山东高密,但是他运用的手法和对语言的探索方式,包括他思考问题的方式,其实更多的是受西方文学的影响。虽然他的作品中穿插了很多本土的民俗和民间故事,但是整体思维方式并不是中国化的。也许沈从文、汪曾祺等作家身上有更多的中国味,但相比之下,莫言的东西都是比较西化的。莫言获奖并不能直接说明西方对中国文化的重视这一问题。莫言是有实力获得这个奖的,10年之前,我就预测过,如果中国有个作家获得“诺奖”,那他肯定是莫言。
    像中国目前的政治体制,莫言跟这种体制合作得还不错,在诺贝尔文学奖历史上,像中国这样体制的国家的作家获奖,一般都是反体制的,如苏联的巴斯特尔纳克、索尔仁尼琴,匈牙利的凯尔泰斯·伊姆雷,罗马尼亚的赫塔·米勒,他们基本上都是与体制采取不合作的态度,在我的阅读范围内,还没有把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与体制保持密切关系的作家的先例。当然,莫言的很多小说,也是写了中国比较现实的社情,揭示了一个真实的中国农村,所以他的作品还是非常纯粹的,是绝对有实力获得此奖的。
    西部时报:莫言是赢在了 “风格大胆”上?
    叶匡政:莫言的语言表现形式和对中国现实的艺术展示,无论是在中国文学史上还是西方文学史上都是具有独创性的,是独一无二的。比如他的《檀香刑》向山东民间的茂腔借鉴了很多手法,所以它充满了各种生命力。因此,莫言无论是对汉语言的表达和对农民原始生活状态的展现都做得非常到位,他是卓越的。
    西部时报:对中国文学史上,如鲁迅、老舍、沈从文等与“诺奖”失之交臂怎么看?
    叶匡政:诺贝尔奖名单有一个保密期,传言鲁迅、沈从文等中国作家曾经被提名。
    因为语言的天然限制,越是中国化的东西在翻译过程中的损失也越多。在古代,中国的小说被称之为通俗文学,它是没有地位的。文学的观念从传到中国到被重视为艺术其实也就100年时间,所以他们与诺贝尔文学奖失之交臂也是正常的,但也并不表示,他们的作品就比获得“诺奖”的差。截至今日,诺贝尔文学奖奖励了100多个作家,有的作家的作品其实也是一般的。从白话文发展的历史来说,100年,一种语言能贡献一个诺贝尔文学奖应该算非常了不起了。

安琪:希望10年后得奖的是西川

(安琪,著名诗人,诗歌批评家)

    西部时报:您对莫言问鼎 “诺奖”怎么看?
    安琪:同为写作者,我愿意一厢情愿地视莫言获奖为中国作家共同的荣誉,因为我们使用的都是汉语,方块字的汉语,汉语在今天登上了被视为文学最高成就的诺贝尔殿堂,这难道不是今人对前人最好的致敬和告慰吗?无论中国的谁获得,都是伟大的汉语的胜利!
    西部时报:您印象中的莫言是什么样的?莫言获奖对中国文学意味着什么?
    安琪:莫言的语言方式,思维方式,都是诗的,如“诺奖”授奖词所说的“魔幻现实”为证。而据他的同学何三坡说,莫言很喜欢诗歌,经常读诗。我也读到他微博上偶尔写的打油诗。优秀小说家都会运用诗的元素,这在莫言身上又一次得到印证。莫言获奖救活了前代 (后人是可以在精神上救活前人的),刺激了同代,为后代树立了标杆。当大众的阅读趣味因为“诺奖”而定位在莫言这样的水准时,是多么棒的。
    西部时报:在阅读低迷的时代,莫言获奖似乎来得恰到好处。
    安琪:是的,打个简单的比方,当大众走进书店阅读莫言作品时,顺便看到莫三莫四的作品,也许就一并读了。“诺奖”的光芒在照耀莫言的同时,也必将照耀到其他中国作家,哪怕是余光。
    西部时报:有没有预测过中国的诗人会得“诺奖”?
    安琪:按照惯例,中国作家10年左右不会再有谁得奖,我希望10年后得奖的是诗人西川。因为,在我看来他越来越开阔的写作既抵达大地也触及虚幻的顶峰,令人惊叹。西川已不是当年的西川。
    西部时报:西川的写作是中国诗坛的骄傲,但在中国诗人与“诺奖”的缘分上,大家似乎一直在关注多次被提名的北岛,但10年之后,谁也不好说。
    安琪:北岛很悲剧,我觉得他已经没希望了。当年在他最巅峰状态时没得到,今日走下坡路的他就更是希望渺茫。诗歌写作是非常残酷的,不进则退,连保持水准都不可能。而我内心是非常希望他得奖的,他应该在1989年或20世纪90年代初得就好了。
    西部时报:所以说中国诗人被“诺奖”青睐的最好时机错过了,只好看未来,另外,去年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诗人,按照惯例,近几年诗人获奖的几率也会变小。您觉得此后,中国诗人应该如何定位自己,诗歌写作又将迎来什么样的转变?是不是会抑制一下中国诗人崇洋媚外的风气而更多地是回归被认可的本土?
    安琪:回归本土这个我认同,最终中国人的写作还是要延续传承这根脉,它向世界呈现的还应是中国的本土文化,但在写法上,奉行拿来主义也是必须的,既然新诗的兴起与当年海归派胡适们大有干系,外来的语言之源也无法彻底撇清。莫言得奖了,希望诗人们近10年就安心地写作,不要焦虑了,10年后再看。

【网友发言】

001:莫言是中国泥土中生长的人民文学家,诺贝尔文学奖是对他本人文学造诣的肯定和对中国文化的认同。同时给文学界树立了标杆,可鞭策无数青年文学家孜孜不倦地追求这一高度。我希望诺贝尔文学奖登陆中国是点燃文学的星星之火,能够在文学界燎原。青年作者应该学习莫言老师“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的精神。

黄种酷:莫言获得“诺奖”对中国文学的发展起到了相当大的激励作用,同时对中国现代文学在世界的传播有相当大的推进,中华文化对世界的影响与日俱增,同时将中国人的价值观传递出去。莫言以其独立的人格魅力影响着青年一代,青年作家要学习其独立的人格精神和对人性的关怀。
   

青青子衿:文学创作,要淡泊名利才好。人家莫言本人对此得之淡然,失之泰然,这点尤其要学习,静下心来写作,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其次,要有独立思想,不要一味跟潮流!
   

陈新奎:当国人可以淡然面对“诺奖”的时候,“诺奖”花落中国也就变成了一种必然。优秀,再加上一点幸运,让莫言成为了中国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第一人。
   

莫宏伟:国之改革开放,当然也是文学的改革开放。不仅仅是吸收,更多的应该是展示。中国文学从不缺少优秀的经典,中华文化在历史上就不缺少独领风骚的一面。
   

田绪清:莫言获奖,很多网站都在大力宣传,这说明中国媒体甚至世界媒体都在关注中国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但是一些青少年文学网站,比如起点中文网在内的一些网络写手却是没有引起关注,这些青少年网络写手是中国文学的隔阂一代,他们又有几个人了解传统作家的作品呢。网络写手什么时候才能关注一下人生话题。
   

长春宋殿辉:莫言的获奖是中西方文化融合的一种象征。莫言不像与现行体制亦步亦趋的那批作家那么短视,也不同于那种总是想要尽快超越现行体制,完全融入西方的那批作家,他的作品找到了东西方文化融合的切入点。

 录入:喑篱 
  • 上一篇:丁燕:“双重生活”下的“双重写作”
  • 下一篇:没有了
  • 发表评论
    • 大名:
    • 内容:
    评论列表
  • 关于我们 | 系统介绍 | 使用说明 | 联系我们 |
  • 西部青年网(www.szqqbz.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westyouth@sina.com QQ群:213385443 陕ICP备:12000000号